作者:陳一姍

2013-05-15 天下雜誌 522期

來源網址: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49085&page=1

 

 

中國第一季經濟成長率七.七%,低於預期,使得大陸經濟轉型再度成為熱門話題。

 

史丹佛大學農業經濟學家羅柴爾(Scott Rozelle)與中國決策智庫中國科學院合作多年。他投入中國農村研究已三十年,目前擔任史丹佛大學與中科院合作的中國「農村教育行動計劃」共同創辦人。

七○年代,羅柴爾在台灣學中文,待了三年。羅柴爾研究農村如何擺脫貧窮,並專注農村教育。他說,他的研究啟蒙與台灣密不可分,「因為,我看到台灣從赤貧走向富有。」

四月,他應龍應台文化基金會之邀來台,以「中國能不能擺脫中等所得國家陷阱」為題,發出警語。中國貧富差距大,且人力資本嚴重分配不均,很難走出「中等所得陷阱」(見文末小辭典),有可能步上墨西哥後塵。以下為演講摘要:

中國現今最大的問題,在於能不能像台灣、韓國一樣,走出「中等所得陷阱」;或像墨西哥一樣,在達到中等所得時,遭受重挫。

事實上,韓國與墨西哥一開始都是時薪○.七五美元。但二○○五年,韓國時薪已經漲到一三.五六美元,而墨西哥卻在一九九五年時薪漲到四美元時,外人投資快速下降,經濟進入停滯狀態。

墨西哥與韓國最大的不同,在於窮人讀高中的比例多寡。韓國超過九成窮人有高中學歷,墨西哥只有四成多。墨西哥因為無法提升勞工教育水準,勞動生產力無法提升。

經濟停滯導致墨西哥治安惡化,使得美國必須在邊界布署重兵維持秩序,軍隊規模等於在伊拉克、阿富汗的美軍總和。

研究顯示,二次大戰後,真正走出中等所得陷阱的國家只有十六個。這些國家的共通特質,就是顯示貧富差距的吉尼指數(見文末小辭典)都小於四○。

目前,正處於中等所得階段,且受國際關注的十三個國家,吉尼指數都大於四○。中國高達五○,排名第四,僅次於巴西、智利與墨西哥。

我們推估,隨著中國經濟成長,勞動需求增加,二○二五年至二○三○年,中國時薪將漲為八到十美元。這表示,無法負擔高勞動成本的產業將離開中國。事實上,除了電子業,許多行業已經撤離中國。中國勞工必須證明,生產力能夠升級。

中國二○三○年的狀況會如何?根據我們的研究,沒有看到任何貧富差距將改善的跡象,人力資本不均衡也持續擴大。因此,中國將難以迴避「更不公平的未來」。

教育不均衡是關鍵。由於城市一胎化的緣故,目前有超過一半、約八千萬國小與國中階段的小孩在最貧窮的農村。但這些未來的勞動主力,取得大專學歷的機率,只有城裡小孩的十五分之一。

中國擺脫中等所得陷阱的關鍵學歷是高中。但貧窮農村小孩僅四成能念高中,不到城裡一半,原因是學費太貴。大陸普通高中一年學費,幾乎是五個農村勞工一年所得。

富裕與貧窮地區的高職學生素質也有差距。浙江與陝西的比較研究顯示,富裕地區的高職生,在學習術科的同時,英文、數學等基礎學科程度尚能維持。但貧窮地區的高職生,非但學不好術科,基礎學科程度也比國中時還要差。五分之一偏鄉職校學生,高一念完就不念了,能念完三年畢業的,只有約四成。

另外,過去四年,史丹佛大學針對中國七個貧窮省分、六萬孩童進行體檢,發現三三.七%的小孩貧血,遠高於沿海城市的八%。

從營養、健康到教育,農村小孩出生到大學的種種劣勢,讓中國未來兩到三成人口,可能不具備融入社會、成為有效勞動力的技能。這是中國貧富差距惡化,能否走出中等所得陷阱的關鍵。

小辭典

中等所得陷阱:指當一國國民所得擺脫貧窮階段,卻陷入難以突破的狀態。例如:年收入4000~5000美元,卻始終無法達到一萬美元。

吉尼指數:20世紀初,義大利學者科拉多.吉尼所定義的判斷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。100表示居民之間的收入分配絕對不平均,0表示人與人之間的收入絕對平等。

 

NCCU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