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chinareviewnews.com   2013-07-31 16:37:13  



中評社香港7月31日電/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邵宗海31日在聯合早報發表文章說,兩岸最高領導人是否有機會曾晤一事,一直是兩岸關係中一項重大的話題。其實這個問題會被國際及兩岸關注的理由很簡單,特別是在兩岸之間,因為很多人相信,只要雙方最高層級的領導人能夠見上一面,即使在他們相互握手的那一刻,就已可嗅出彼此可以和平相處的氣氛,更不要說接下來雙方會談中達成的共識,或聯合發表的公報,勢將影響到兩岸未來的發展,其中所涵蓋的“和平共存”與“和平發展”,一直就是兩岸當局目前積極爭取的目標。 

  所以,在李登輝時代,他在1995年發表“李六條”時,就建議兩岸領導人不妨可以見面,特別是亞太經合組織(APEC)在日本神戶舉行時,李曾表達能在高峰會上與江澤民會晤的願望。即使陳水扁時代,他也有這樣的想法,2001年他發表“大膽講話”裡,曾經喊話邀請江澤民前來金門喝茶,而同年在上海舉行的APEC,陳也呼籲北京不要阻攔他參加領導人高峰會,期待與江澤民能見上一面。 

  文章說,當然李陳兩人的願望,最終均沒能實現,究其原因,固然是當時的兩岸關係並非是十分融洽,雙方的互信基礎也相當薄弱,而且更重要的就在於台北當時提出這樣的建議時,可能動機是想要凸顯兩岸是兩國的關係,逐導致北京強烈的質疑。除此之外,與後者相關的因素,也包括了“場合”與“身份”的問題: 

  首先是“場合”的因素,的確讓北京十分在意。1993年的海基海協兩會領導人首次見面,場地就是選在第三國的新加坡,當時吸引了上百家的國際媒體前往採訪,固然這是說明了兩岸問題的“國際性”,但也踩到北京最敏感的神經。從此,等到兩岸兩會開始恢復會談,場地不是選擇大陸就是台灣,就是避免給外界有錯誤的解讀。所以,APEC的場合,更是國際場合,就北京立場來說,當然很難說得清楚兩岸領導人在此會晤,是基於兩岸一種特殊的關係,而不是像與APEC其他成員的領導人見面,是兩國“元首”的商談,因此不如不見。 
 
  即使2008年起,曾擔任過“副總統”的連戰,一連五年都代表台北參加APEC成員領導人高峰會,期間也五度會晤過胡錦濤。但必領提醒的是,“連胡會”在APEC的舉行,與北京與其他APEC成員的領導人會晤,在性質上是有點不一樣,前者是被定位在國共兩黨的政黨領袖見面。 

  其次,是“身份”的問題。北京當然希望在APEC對台北能參與國際空間開了一條通路,不要造成有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印象,所以盡可能“限制”台北派出有“主權意涵”職務的政治人物前往出席,1993年APEC首次在美國西雅圖舉行之前,就已通過北京對台北出席領導人高峰會成員身份有所限制的備忘錄。所以台北現任的“總統”、“副總統”、五院院長,甚至於主管國防、外交、兩岸業務的首長,如果代表台北出席,可能北京都會有所戒心。印象最深刻是曾經擔任過李登輝副手的李元簇,即使退休多年,在被陳水扁建議代表他出席高峰會時,都被APEC秘書處拒絕。 

  文章說,從上面的解析來說,即使兩岸關係目前正處於歷史的機遇期,雙方關係相當和諧,互信基礎也加強很多,而且馬英九也多次強調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。但想在傳言中2014年在上海舉行的APEC創造一個“習馬會”,這個可行性可能不大。即使目前有47%的民眾支持“習馬會”,想在2016年5月之前,期待產生一個不期而遇的“習馬會”,也有現實上的困難,那就是“身份”問題,要馬英九不以“總統”的身份會晤習近平,除了會引發在野黨的強烈批判之外,恐怕也過不了台灣民眾質疑馬是有意矮化自己的這一關。 

  但是“可行性”不大,“可能性”不能完全排除。如果明年在上海舉行的APEC,北京對兩岸關係的“和平發展”有了更寬廣更前瞻的看法,那麼針對APEC的成員包括台北,因都不是國家而是“經濟體”的性質與定位,最後逐同意馬英九以中華台北“經濟體”領導人的身份出席,而且又可仿造“連胡會”方式進行兩位領導人的見面,那麼這項歷史性的會晤就可實現。 

  文章說,當然,等到2016年馬的“總統”任期結束,但國民黨主席身份仍在,屆時是否會有個“習馬會”,就有更多想象空間。

文章引用網址:http://www.chinareviewnews.com/doc/1026/5/6/7/102656733.html?coluid=7&kindid=0&docid=102656733&mdate=0731163649

創作者介紹

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學會

NCCU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